澳门新葡亰网址 > 新葡亰文物考古 >

河南鹤壁大赉店遗址群调查研究与遗址公园建设 考古成果是基础

河南鹤壁大赉店遗址群调查研究与遗址公园建设 考古成果是基础 发布时间:2015-04-16文章出处:鹤壁日报作者:点击率: 一、大赉店遗址群调查与研究成果 大赉店遗址群调查与研究是由国家博物馆、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鹤壁市文物工作队2009年至2011年联合对淇河下游650平方公里区域进行的系统考古学调查项目。该项目借助先进的科技设备和科学调查方法,对淇河中下游地区沿淇河两岸的300平方公里范围进行了拉网式全覆盖考古调查,旨在发现、确认、精确定位这一区域内汉代以前聚落遗址,运用聚落考古研究方法,探索汉代以前的聚落布局与演变规律,为遗址的保护、展示、开发、利用提供基础信息。同时,项目还将通过对大型聚落遗址的初步发掘,寻找中心型聚落或早期城址,尤其是以商代晚期纣王所居朝歌为代表的一类都邑型遗址,为解决有关重大学术问题提供线索。目前已完成田野资料采集工作,正在进行采集资料的画图、照相、分析和研究等整理工作。 位于淇河东岸的鹤壁市大赉店遗址为一处典型的高台地,其整体高于周围4米到6米,面积约为30万平方米。根据淇河流域调查结果和横跨遗址的“管道沟”断面进行观察,我们认为大赉店遗址面积大、堆积丰厚。文化堆积包括仰韶、龙山、先商、商、西周、东周和汉魏等不同时期,尤其在龙山文化和商周时期应该是这一区域的中心性大型聚落。在2014年的发掘中,我们在121.5平方米的探方内,发现灰坑116个,房址和与房屋有关的垫土堆积24座,墓葬9座,活动面3处,包含后岗一期、龙山、下七垣、早商、晚商、西周、东周、汉魏等多个时期,使我们对大赉店遗址的堆积和年代有了新的认识。其中,西周时期的窖穴和墓葬、龙山时期的房址是本次发掘的主体。根据我们的发掘研究,西周时期的窖穴性质应为储存粮食或其他物品的窖穴坑区,窖穴中出土的大量骨料、鹿角和骨器、蚌器以及磨石、铜削等工具则应与制作骨器有关。西周时期的7座墓葬应为西周时期商遗民家族墓地。龙山文化房址则类型多样,它们多为地面式建筑,但也有半地穴式建筑,有圆形房址,也有方形房址,其地面有白灰面式的,也有硬土面或烧土面式的。而且多数房址做工考究,很多房屋的地面和柱洞都经过精细的加工。 此外,此次发现的仰韶文化时期的房址,下七垣文化时期的地面式建筑,西周时期的卜甲、原始瓷片、铜炼渣,新莽大泉五十钱范都是本次发掘的重要收获。 大赉店遗址在考古学史上意义重大。考古学传入中国之后,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在豫北地区开展了我国最早的一系列考古工作,其中就包括尹达1932年对大赉店遗址的第一次发掘。此次发掘共布探沟36条,发掘总面积230平方米,其最大的收获即在殷墟之外又一次发现了商周、龙山和仰韶叠压的三层文化遗存,验证了三叠层理论,“给我们一条正确坦途去探索中国史前期的社会”。但限于当时条件,其发现的遗迹和遗物极其有限,仅有白灰面两处、竖穴灰坑一处和石器、陶器、骨器若干。揭示遗址的文化内涵和厘清中国考古学发展史将是项目的工作重点。 王庄遗址位于先商文化墓地刘庄遗址的淇河对岸,是本次调查中新发现的古代遗址。经过文物勘探和2014年上半年的试掘,共发掘面积500平方米。发现的遗存分别属于大司空文化、下七垣文化、二里岗文化和东周、汉魏等时期,遗迹主要有房址、灰坑、墓葬、灰沟、水井,遗物则主要为陶器、石器等。其中房址均属于下七垣文化时期,与周边的灰坑一起勾勒出了一个较完整的下七垣文化聚落形态。而这种较完整的聚落,在此前的发掘中则很少遇到。此外,本次发现的下七垣文化陶器和石器均较丰富,尤其与刘庄墓地相比较,则能够说明和确认为王庄遗址是以先商文化生活居址为主。全面揭露王庄遗址对揭示本地区的先商文化面貌和空间分布意义重大。 二、考古成果是认知大赉店遗址文化内涵的基础,是遗址公园展示的重要内容 规划建设大赉店遗址公园,要全面展示淇河流域的文化内涵,既要展示大赉店遗址考古发掘出土的文物,又要将发现的、能够反映当时社会结构、生产工艺、风俗习惯的重要遗迹通过一定的形式展现出来。遗迹、遗物展示的相互结合,将是大赉店遗址公园的魅力所在。考古遗址公园中的展示主要分两个部分:一个是出土文物展示,另一个是重要遗迹展示。由于大赉店遗址还需要进一步较大规模的勘探和试掘,我们相信将会有珍贵文物出土和重要遗迹发现。同时,由于大赉店遗址公园展示的是淇河流域出土的文物和遗迹,对鹤壁城乡居民而言更有亲近感和真实感。 考古成果的展示,对大赉店遗址的考古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首先,根据大赉店遗址保护规划和展示的需要,应对大赉店遗址进行比较详细的勘探,在了解整个遗址的分布、布局的基础上,编制大赉店遗址保护总体规划,弄清哪些遗迹应该重点展示,哪些遗迹应该全面展示。根据整体布局,统筹安排不同的展示区域和展示内容。其次,应在编制考古计划书的基础上,选择重点区域或学术研究的关键点进行有计划的发掘,为大赉店遗址公园建设提供坚实的基础。 根据考古调查成果,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鹤壁市文物工作队拟联合进一步开展工作。工作方向主要是大赉店遗址和王庄遗址的考古发掘和研究。 三、进一步加大大赉店遗址保护和遗址公园建设力度 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市文广新局、市文物局结合我市文物工作实际,大力开展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对大赉店遗址保护和遗址公园规划建设做出了积极努力。 目前,对大赉店遗址原住居民的安置是遗址规划保护工作中最为敏感、最为重要的问题。从微观上讲,遗址原住居民搬迁的速度决定着工程的进度;从宏观上讲,它决定一方的稳定。所以,我们要充分认识、妥善解决遗址原住居民的安置问题,赢得原住居民的理解和支持,从而实现大赉店遗址规划保护与城乡发展、文化旅游、民生改善共赢。 2014年7月,由中国文物学会世界遗产研究委员会、省文物局、市政府共同主办的大赉店遗址保护研讨会在我市举行。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安家瑶,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故宫博物院原常务副院长、世界遗产研究委员会副会长李季,国务院参事、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徐嵩龄,中国城市规划研究院原院长王静霞,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社科院考古所原所长刘庆柱、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贾连敏等与会专家就大赉店遗址的发掘、保护、规划等工作进行了研讨。大家一致认为,大赉店遗址在考古史上和学术方面十分重要,通过文化“三叠层”,否定了当时的“文化西来”说,具有重大的里程碑式意义。大赉店遗址有其自身的特色,区位优势十分明显,紧靠淇河、天赉渠首,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在考古史重要性上具有不可多得的附加价值,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在考古史上可以直书的一笔。要认真借鉴经验,尽快启动大赉店遗址保护规划工作,进一步做好大赉店遗址的科学发掘工作,以文物保护为重点,以课题和学术研究为支撑,为大赉店遗址公园建设提供更加准确、更加丰富、更高水准的实物资料。 2014年11月,故宫研究院名誉院长张忠培、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许伟、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贾连敏、河南博物院原院长张文军、河南省古建研究所原所长张玉石等专家赴我市考察大赉店遗址群调查与研究项目的进展情况。张忠培等专家查勘大赉店遗址、王庄遗址后,听取了项目进展情况汇报,又认真查看了两处遗址的出土器物,并对项目的开展提出了宝贵的指导意见。一是尽快完成前期的田野调查报告。二是鉴于大赉店遗址已经成功申报为第七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正在筹划建设遗址公园,要利用这个契机,彻底搞清遗址范围和各个文化时期的空间分布和文化内涵。三是对整个王庄遗址统一测绘编排探方号,对遗址开十字探沟进行摸底,在此基础上制订发掘和研究计划。张文军对项目的研究也寄予厚望,他指出,以往所论河南龙山文化过于笼统,文化内涵并不清楚,它的最晚期已经进入了夏纪年,希望该研究项目能解决这一长期遗留的学术问题。

一、大赉店遗址群调查与研究成果 大赉店遗址群调查与研究是由国家博物馆、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鹤壁市文物工作队2009年至2011年联合对淇河下游650平方公里区域进行的系统考古学调查项目。该项目借助先进的科技设备和科学调查方法,对淇河中下游地区沿淇河两岸的300平方公里范围进行了拉网式全覆盖考古调查,旨在发现、确认、精确定位这一区域内汉代以前聚落遗址,运用聚落考古研究方法,探索汉代以前的聚落布局与演变规律,为遗址的保护、展示、开发、利用提供基础信息。同时,项目还将通过对大型聚落遗址的初步发掘,寻找中心型聚落或早期城址,尤其是以商代晚期纣王所居朝歌为代表的一类都邑型遗址,为解决有关重大学术问题提供线索。目前已完成田野资料采集工作,正在进行采集资料的画图、照相、分析和研究等整理工作。 位于淇河东岸的鹤壁市大赉店遗址为一处典型的高台地,其整体高于周围4米到6米,面积约为30万平方米。根据淇河流域调查结果和横跨遗址的“管道沟”断面进行观察,我们认为大赉店遗址面积大、堆积丰厚。文化堆积包括仰韶、龙山、先商、商、西周、东周和汉魏等不同时期,尤其在龙山文化和商周时期应该是这一区域的中心性大型聚落。在2014年的发掘中,我们在121.5平方米的探方内,发现灰坑116个,房址和与房屋有关的垫土堆积24座,墓葬9座,活动面3处,包含后岗一期、龙山、下七垣、早商、晚商、西周、东周、汉魏等多个时期,使我们对大赉店遗址的堆积和年代有了新的认识。其中,西周时期的窖穴和墓葬、龙山时期的房址是本次发掘的主体。根据我们的发掘研究,西周时期的窖穴性质应为储存粮食或其他物品的窖穴坑区,窖穴中出土的大量骨料、鹿角和骨器、蚌器以及磨石、铜削等工具则应与制作骨器有关。西周时期的7座墓葬应为西周时期商遗民家族墓地。龙山文化房址则类型多样,它们多为地面式建筑,但也有半地穴式建筑,有圆形房址,也有方形房址,其地面有白灰面式的,也有硬土面或烧土面式的。而且多数房址做工考究,很多房屋的地面和柱洞都经过精细的加工。 此外,此次发现的仰韶文化时期的房址,下七垣文化时期的地面式建筑,西周时期的卜甲、原始瓷片、铜炼渣,新莽大泉五十钱范都是本次发掘的重要收获。 大赉店遗址在考古学史上意义重大。考古学传入中国之后,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在豫北地区开展了我国最早的一系列考古工作,其中就包括尹达1932年对大赉店遗址的第一次发掘。此次发掘共布探沟36条,发掘总面积230平方米,其最大的收获即在殷墟之外又一次发现了商周、龙山和仰韶叠压的三层文化遗存,验证了三叠层理论,“给我们一条正确坦途去探索中国史前期的社会”。但限于当时条件,其发现的遗迹和遗物极其有限,仅有白灰面两处、竖穴灰坑一处和石器、陶器、骨器若干。揭示遗址的文化内涵和厘清中国考古学发展史将是项目的工作重点。 王庄遗址位于先商文化墓地刘庄遗址的淇河对岸,是本次调查中新发现的古代遗址。经过文物勘探和2014年上半年的试掘,共发掘面积500平方米。发现的遗存分别属于大司空文化、下七垣文化、二里岗文化和东周、汉魏等时期,遗迹主要有房址、灰坑、墓葬、灰沟、水井,遗物则主要为陶器、石器等。其中房址均属于下七垣文化时期,与周边的灰坑一起勾勒出了一个较完整的下七垣文化聚落形态。而这种较完整的聚落,在此前的发掘中则很少遇到。此外,本次发现的下七垣文化陶器和石器均较丰富,尤其与刘庄墓地相比较,则能够说明和确认为王庄遗址是以先商文化生活居址为主。全面揭露王庄遗址对揭示本地区的先商文化面貌和空间分布意义重大。 二、考古成果是认知大赉店遗址文化内涵的基础,是遗址公园展示的重要内容 规划建设大赉店遗址公园,要全面展示淇河流域的文化内涵,既要展示大赉店遗址考古发掘出土的文物,又要将发现的、能够反映当时社会结构、生产工艺、风俗习惯的重要遗迹通过一定的形式展现出来。遗迹、遗物展示的相互结合,将是大赉店遗址公园的魅力所在。考古遗址公园中的展示主要分两个部分:一个是出土文物展示,另一个是重要遗迹展示。由于大赉店遗址还需要进一步较大规模的勘探和试掘,我们相信将会有珍贵文物出土和重要遗迹发现。同时,由于大赉店遗址公园展示的是淇河流域出土的文物和遗迹,对鹤壁城乡居民而言更有亲近感和真实感。 考古成果的展示,对大赉店遗址的考古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首先,根据大赉店遗址保护规划和展示的需要,应对大赉店遗址进行比较详细的勘探,在了解整个遗址的分布、布局的基础上,编制大赉店遗址保护总体规划,弄清哪些遗迹应该重点展示,哪些遗迹应该全面展示。根据整体布局,统筹安排不同的展示区域和展示内容。其次,应在编制考古计划书的基础上,选择重点区域或学术研究的关键点进行有计划的发掘,为大赉店遗址公园建设提供坚实的基础。 根据考古调查成果,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鹤壁市文物工作队拟联合进一步开展工作。工作方向主要是大赉店遗址和王庄遗址的考古发掘和研究。 三、进一步加大大赉店遗址保护和遗址公园建设力度 在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市文广新局、市文物局结合我市文物工作实际,大力开展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对大赉店遗址保护和遗址公园规划建设做出了积极努力。 目前,对大赉店遗址原住居民的安置是遗址规划保护工作中最为敏感、最为重要的问题。从微观上讲,遗址原住居民搬迁的速度决定着工程的进度;从宏观上讲,它决定一方的稳定。所以,我们要充分认识、妥善解决遗址原住居民的安置问题,赢得原住居民的理解和支持,从而实现大赉店遗址规划保护与城乡发展、文化旅游、民生改善共赢。 2014年7月,由中国文物学会世界遗产研究委员会、省文物局、市政府共同主办的大赉店遗址保护研讨会在我市举行。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安家瑶,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故宫博物院原常务副院长、世界遗产研究委员会副会长李季,国务院参事、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徐嵩龄,中国城市规划研究院原院长王静霞,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社科院考古所原所长刘庆柱、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贾连敏等与会专家就大赉店遗址的发掘、保护、规划等工作进行了研讨。大家一致认为,大赉店遗址在考古史上和学术方面十分重要,通过文化“三叠层”,否定了当时的“文化西来”说,具有重大的里程碑式意义。大赉店遗址有其自身的特色,区位优势十分明显,紧靠淇河、天赉渠首,地理位置得天独厚,在考古史重要性上具有不可多得的附加价值,是我们中国人自己在考古史上可以直书的一笔。要认真借鉴经验,尽快启动大赉店遗址保护规划工作,进一步做好大赉店遗址的科学发掘工作,以文物保护为重点,以课题和学术研究为支撑,为大赉店遗址公园建设提供更加准确、更加丰富、更高水准的实物资料。 2014年11月,故宫研究院名誉院长张忠培、中国文物学会副会长许伟、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贾连敏、河南博物院原院长张文军、河南省古建研究所原所长张玉石等专家赴我市考察大赉店遗址群调查与研究项目的进展情况。张忠培等专家查勘大赉店遗址、王庄遗址后,听取了项目进展情况汇报,又认真查看了两处遗址的出土器物,并对项目的开展提出了宝贵的指导意见。一是尽快完成前期的田野调查报告。二是鉴于大赉店遗址已经成功申报为第七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正在筹划建设遗址公园,要利用这个契机,彻底搞清遗址范围和各个文化时期的空间分布和文化内涵。三是对整个王庄遗址统一测绘编排探方号,对遗址开十字探沟进行摸底,在此基础上制订发掘和研究计划。张文军对项目的研究也寄予厚望,他指出,以往所论河南龙山文化过于笼统,文化内涵并不清楚,它的最晚期已经进入了夏纪年,希望该研究项目能解决这一长期遗留的学术问题。

下一篇:没有了